2017首存送彩金 > 恋爱告急:总裁初恋拯救计划 > 第一百零四章 不会欺负你的(书号:108554

2017首存送彩金:第一百零四章 不会欺负你的

作者:关于南风
    乔木双脚就像被钉在地上动弹不得,心脏像是被刚烧开的热水烫出了许多皱折,无论他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都无法抚平,怎么可能不在意?自己最心爱的女孩被别人觊觎,而那个女孩却还不止一次的把一切一笔带过,怎么可能会不在意?</p>

    人的一生总会遇到很多人,有人给予幸福就会有人给予痛苦,所有的一切都是相对等的。</p>

    等整个病房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,乔一缓缓拿出搁在床头不知已经震动了第几次的手机,她才看了一眼便摁掉了来电。</p>

    紧接着播出了另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号码。</p>

    “喂,妈,我是笑笑……我想知道关于唯威海的一切,这一次,不要再对我所有隐瞒好吗?我已经不是个孩子了……”</p>

    电话那头过了许久,传出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,随后就是女人苍白无力的一句话,“好,妈妈全告诉你……但是你要先原谅我们好吗?”</p>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</p>

    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,窗外的天还没亮,而她却始终都无法入睡,而她眼前的这个人一直来回跺步,已经数不清这是他走的第几转身。</p>

    “朴大傻,你这样走得我想吐。”她实在忍无可忍。</p>

    “我就说吧,一直以来的感觉是对的,我的直觉一向不会有误,从前看见齐……那个人!的时候就感觉到不对劲,一一,不是我说,你现在的表现也隐隐让我感到不安啊!”</p>

    乔一有气无力的回答他,“你做梦呢吧。”</p>

    朴钟仁一只手揽在乔一身前的手背上,上面落下一滴又一滴的温热。</p>

    他本想逗一逗乔一,此刻却心绪全无,在看到手背上的晶莹后怔愕了许久,“哭了?”</p>

    “是真的……”</p>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什么是真的啊?”</p>

    头顶的白炽灯刺进她的瞳孔深处,映得含泪的眼眶也被这般逼仄的绝望不留缝隙地填满。</p>

    “早该猜到的,两个不同世界的人,怎么会莫名其妙地遇见,又怎么会有这么多牵扯,早该怀疑的……”</p>

    “一一,你怎么了?”</p>

    乔一摇了摇头,回忆一点一点在她的脑海中串联起来,那些痛苦的、激动的、难忘的、幸福的……全都涌上心头,所有的疑问,终于完美地连接在了一起。</p>

    “一一,你到底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</p>

    “……”心脏处一阵阵抽痛,耳边嘶哑的声音也换回她四散的思绪。</p>

    “你别乱想了,求你,别再有什么意外了,你只需要好好活着,像你这么爱吃的人,如果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多少饭店该感到惋惜……”</p>

    “……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。”熟悉的调侃,让乔一出愣的目光抖动。</p>

    “想都别想!”</p>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乔一骨节分明的手抚上双眼。</p>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办?”</p>

    “我很……很害怕。”</p>

    “……”</p>

    朴钟仁拦在乔一身前的手被她轻轻抽开,只见她身体轻颤,眼神里满满的都是错乱与不安,朴钟仁眼神微晃,“一一,到底发生了什么?或者说,你又知道了些什么?”</p>

    朴钟仁话音刚落,他明显感觉到乔一身体瞬间僵住,指尖残存的温度在分秒中渐渐流失。</p>

    他不由自主地握住乔一的手。</p>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干嘛?”乔一立刻谨慎地抽回自己的手,此时的她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刺猬,一丁点的晃动都能让她瞬间变得凌厉起来,这种状态光是看着就诡异得令人生惧。</p>

    “你别怕……”朴钟仁执拗地拉住她的手,女孩内心的恐惧与无力的挣扎被他收尽眼底,作为一名心理专家,他第一次在面对患者的时候产生了慌乱,那种深深的无力感贯彻全身。</p>

    “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</p>

    “……”乔一看着他说话时格外温柔的眉眼,倏地浑身一怔。</p>

    “我只是……想要帮你捂一捂手而已。”</p>

    他好看的桃花眼明朗得就像今晚浮在水上的圆月,垂头时嘴角又带着和他标志性的微笑,好看得不像话。</p>

    “……你”朴钟仁掌心灼热的温度贯彻进她的五脏六腑,那一刻她真的相信,他是真的能治愈人心的。</p>

    一墙之隔的窗外,一个好看的少年突兀地垂下了眼眸,“走吧。”</p>

    少年身后的人不乐意地皱起了眉,“不是啊!你从录制节目的现场匆匆忙忙跑出来,好死不死终于赶到了,你现在又不进去?你玩呢!”</p>

    “回公司吧,这里已经不需要我了。”少年说着抬脚就往外走去。</p>

    “齐灿!你慢点好不好?你哥我不容易啊!”</p>

    齐灿身形顿了顿,随后报复性地用更快的速度向前走。</p>

    男人抛出一个惊天大白眼,“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倔呢,说什么就做什么,来都来了,你好歹让人家知道你的心意也行啊,要不然白跑这一趟了,回去还不知道要被怎么骂呢。”</p>

    “……”齐灿听着他的声音不为所动,自顾自地往前走着,他做事情向来不需要跟任何人说明,他一心为的,自始至终不过一个她而已,就算她只是把他当作弟弟,他也能绘声绘色地演绎好这个角色。</p>

    经纪人斜拖着沉重的脑袋,困得上下眼皮都要粘合在一起,看了一眼后视镜里,从上车就趴在窗边不知在想些什么的男孩无奈地叹了一口气。</p>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你天天在想些什么,凭借着你父母赐你的这张皮囊,想要什么样的女孩都行,偏偏喜欢一个有夫之妇?”</p>

    齐灿摇了摇头。</p>

    “你还不同意我的想法啊?难不成我眼睛是瞎的?上次你生日的时候匆匆忙忙跑走就是去找她吧。”经纪人已经习惯了少年私下的沉默冷然,对他一贯不说话的态度也没有任何情绪。</p>

    “……”齐灿一时间连答复都没再给出,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冰冷的机器。</p>

    经纪人斜瞥了一眼窗外的车灯,又拍了拍司机的肩膀,“回公司吧,到了叫我。”</p>

    过了许久,就在他都觉得自己已经迷迷糊糊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隐隐听到少年好听的声音响起。</p>

    “我的人生是她给的,所以没有权利动摇她的生活。”齐灿原本灰暗的眼眸动了一瞬,就像突然被注入了神采。</p>

    经纪人不得不有气无力地敷衍着,“是是是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</p>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这一次我是不是不该这么轻易放过伤害她的人。”</p>

    经纪人疲倦的声音回答他:“……是吧。”</p>

    在他模糊的意识里感觉到少年似乎没有再说话了,终于困倦地沉下身子,意识又开始涣散。</p>

    齐灿的眼睛忽然扫到一个身影,红着的眼睛又悄悄染上了笑意,白净修长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扣在窗沿上。</p>

    紧接着再也撑不住疲劳的身体,倏地一声倒在靠背上,“我不回公司。”</p>

    正在开车的司机惯性地轻踏了一下踏板,紧接着就是松懈的身体整个的往前一倾,他疑惑地看着齐灿等着他的下一句话,“那我们去哪?”</p>

    “余山。”</p>

    司机不解地看着他:“为什么……”</p>

    “我从前住在那儿,突然想回去。”说完后他仰头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,阖上的眼睛此时看起来平和温顺,两只手抱在一起一动不动,整个人的状态像是放下了平日里冰冷的戒备。</p>

    司机看他这样显然是没有了解释的想法,扁了扁嘴扭过头一脸郁闷,“好吧,那我们下个路口再掉头。”</p>

    安静的病房内,一个女孩蜷缩在洁白的病床上,手机上亮着一张照片,照片里,那个对她而言无比陌生的男人和她的妈妈笑得一脸幸福,而男人的怀里,抱着一个小小的她。</p>

    从白天到黑夜,再从黑夜到白天,她始终无法释怀。</p>

    那个男人是她从小无比期翼的父亲,她的幻想里,他是一个超人,是一个英雄……可此时此刻,所有的期翼都不存在了,男人的脸对她而言,真是莫大的讽刺。</p>

    父亲……多么伟大,多么美好的词汇,为什么在她身上,却像是一个无穷无尽的诅咒呢?为什么她活到现在,所有的不幸,所有的灾难,所有的悲伤,所有的脆弱,都是这个从未见过面的男人带给她的啊?</p>

    离开她还不够吗?还要带给她一个血腥残忍的场面?离开她还不够吗?还要给她留下无穷无尽的恨意和挣扎?离开她还不够吗?还要在她刚刚舔好伤口后,再给她一个翻天覆地的真相……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她?到底还有多少秘密等着她?到底还有多少伤痛留给她承担?</p>

    她真的,已经崩溃了啊!她再怎么逞强,再怎么装作若无其事,再怎么经历了千锤百炼。</p>

    乔一缓缓抚上心口……这里还是会痛啊!为什么要让她来承担这一切?</p>

    “砰!”</p>

    整个手机,顿时被摔在墙上,原本平滑的屏幕变得支离破碎,就像她此时的心一样。</p>

    一直以来她都坚信,只要她对每一天怀有期翼,对世界回馈最大的温柔,就会获得美好的人生,可她坚持的又是些什么?这二十多年,她到底!都在活些什么啊?</p>

    就在几个小时前,她终于知道了一直以来想要的答复,原来她的存在只是一个意外!仅仅只是个意外而已……她这么努力地想要被人们接受,最终得到的就是一句简简单单的意外?是不是就是因为这样,所以她才会被当作垃圾一样的抛弃,像个累赘一样的存在,所以一直以来都得不到重视?</p>

    所以妈妈才会在她年幼的时候总会忘记关心她,以忙为借口,丝毫意识到那个年幼的孩子心里有什么在扭曲起来,如果……如果不是乔木,她或许早就撑不下去了。</p>

    她压抑着哭声,在病房里狠狠地啜泣着。</p>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病房门突然被敲响,不管门外的人如何旋转扶手,都没办法把门打开。</p>

    乔一猛地抱起一个枕头砸在门上:“走开!我谁都不想见!”她把头窝在膝盖里,眼泪滂沱,突然门外传来的声音终于将她从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拉回了思绪。</p>

    “老婆,我怕冷!我要和你一起睡!”</p>

    </p>

    </p>

    </p>

2017首存送彩金,在发展爬坡过坎的关键阶段,需要撸起袖子加油干。醒来后,王某想办法与家住琼海的叔叔取得联系,让他帮忙修车,并一起找机会投案自首。在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中,明确登记簿和确权证上应体现妇女的土地权益,从源头上保障农村妇女的生存发展资源。房产清新混搭北欧风90平米轻文艺小居。

注册送68元体验金,60年来,国家对新疆的财政补助合计16918亿元。黑龙江省雕塑艺术委员会主席、哈师大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纪连路认为,哈尔滨冰雕这个品牌,经过近60年的发展,如今成为哈尔滨市民冬天不可或缺的元素。贴心的小编就为大家介绍几个药膳对养肝护肝颇有效果。教育据介绍,2016年,全国累计资助金额达1688.76亿元(不包括义务教育免费教科书和营养膳食补助),比上年增加128.51亿元。

2017首存送彩金,教育调查显示,69.4%的受访者表示家长陪读现象普遍,但仅24.9%的受访者赞成家长陪读。2001-2010年,新疆解决了284万人的温饱问题,进入巩固温饱、发展致富的新阶段。健康一到春天,不少人嘴巴里最爱念叨的就是“春日绵绵正好眠”,因为每到此时总有昏昏欲睡的感觉。经过60年的建设和发展,城乡居民的生产生活条件得到极大改善。

2017首存送彩金上一章 | 2017首存送彩金返回目录 | 下一章 | 加入书签

2017首存送彩金
投推荐票
2017首存送彩金 2017首存送彩金 2017首存送彩金 2017首存送彩金
2017不限ip注册送彩金 首存1元送彩金的白菜 〖开户注册送彩金不限 ip〗 开户注册送彩金不限ip
2017首存送彩金 2017首存送彩金 2017首存送彩金 2017首存送彩金
2017首存送彩金 2017首存送彩金 2017首存送彩金 2017首存送彩金
2017首存送彩金 2017首存送彩金 2017首存送彩金 2017首存送彩金
sitemap 明发存10送38 2017送彩金的娱乐 注册送体验金68网址